开元棋牌下载|开元棋牌吧
鬼吹燈 > 影后回來了 > 第335章:是個人物

第335章:是個人物

    會議結束后,孔元善親自領著姜舒言和陳伊子兩人參觀了一圈新公司,最后在臺球室停了下來。

    “怎么樣?”孔元善往斯諾克球臺旁邊一站,用下巴向姜舒言示意道。

    球室里擺了三座球臺,斯諾克,九球和開倫,還都是配的一等一的好球桿。

    在韓國這邊臺球并不算國民熱衷度很高的娛樂項目,即使玩也是九球和開倫式比較多,再就是日本比較流行的比利臺球,斯諾克還要往后排,但這里卻連比利都沒擺反而擺了一臺斯諾克。

    “其實你不用專門因為我設一臺斯諾克的。”姜舒言笑著說道,人卻已經走到了臺子跟前。

    “你怎么就知道這是專門給你備的斯諾克而不是給大家用的比利臺?”孔元善笑著反問。

    比利式跟斯諾克的臺子并沒有什么區別,又可能因為有人已經試玩過的緣故,旁邊兩桌子球都是擺好的,但這一桌就沒有。

    姜舒言俯身往臺子下面看了一眼,跟著就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筐上來,乍眼看著花里胡哨一籮筐的球。

    姜舒言隨便撿了個藍色球在手上拋了拋,笑看著孔元善道,“比利式球有這么多個?而且顏色還這么豐富?”

    孔元善瞪了她一眼,扭頭問陳伊子,“伊子呢?會玩臺球嗎?”

    “斯諾克不會,不過九球和開倫都稍微會一點。”陳伊子笑著說。

    “哇,我還說想看你們兩個切磋一下呢,結果恰好錯開。”孔元善頗為遺憾道。

    結果剛說完就見姜舒言走到一邊抄了兩根九球桿過來,其中一根隔著幾步的距離就往陳伊子手上丟去,淺笑著道,“來一局?”

    “好啊!”陳伊子笑著答,接過球桿往旁邊九球臺子走去。

    孔元善有些吃驚,“你居然還會九球?!”

    “我可沒說過我只會斯諾克啊,”姜舒言笑著道,“不過玩得很少,所以也不算太會,要是玩太糟糕了你們別笑我就行。”

    “怎么會,我還指望著舒言姐讓我呢?”陳伊子笑著說。

    “你先還是我先?”姜舒言邊上著巧殼粉邊問陳伊子。

    “舒言姐先吧,說不定就一桿入9了呢?”

    “怎么可能。”姜舒言笑著道,不過也就沒再承讓。孔元善在旁邊雙手抱懷,饒有興致的靠在旁邊的斯諾克桌臺上等著觀看兩人的較量。

    第一桿漂亮進球,但接著二桿就失誤了。

    “看我說什么?”姜舒言笑道,收起桿退到一邊。

    “是角度問題,而且前面幾桿也確實難些。”陳伊子笑著說。

    進了一球,第二桿失誤,陳伊子收桿讓位,“舒言姐,到你了。”

    “你可別故意讓我啊!”姜舒言笑著道。

    “怎么會,還是我技術不夠。”陳伊子說。

    確實是前面幾桿難度要大許多,而臺面上的球數越少,進球自然也就越容易;姜舒言連進三球,9號球還在臺子上。

    如果能夠一桿入9,當然也就直接贏了,當然起碼現在臺子上的情況想一桿贏局起碼姜舒言自己是做不到的,只能打組合球。

    然后第四桿還失誤了,現在臺子上除母球外還剩下四個球,盡管現在臺子上的局面想直接打進9號球依然不太具備條件,但是這一桿卻也恰好給下一桿制造了一個非常好進,想再失誤都難的角度。

    并且順利的話,最多三桿這局就可以直接結束了,她這一桿真是不僅自己丟還拱手給對方送。

    “好可惜!”姜舒言輕聲叫道,說著可惜臉上卻也并沒有幾分覺得可惜的神色,甚至還笑著收桿離桌給陳伊子讓位。

    “那么漂亮的三球,我怎么覺得舒言姐才是在故意讓我呢?”陳伊子擦著粉笑著說道。

    “哪里,我就是求勝心急才角度計算偏差的。”

    陳伊子出桿。依然只能是組合球,角度沒有任何問題,但桿子一出姜舒言就知道下一桿又到自己了。

    這一桿不出所料子球精準入袋。

    但跟著母球也入了旁邊的另一袋,臺子上只剩下一個九號球,犯規。

    “大意了。”陳伊子一臉苦笑的嘆了口氣。

    姜舒言重新拿桿上場,擦粉的同時嘖了聲,看著陳伊子道,“伊子你絕對是故意在讓我!”

    現在她是自由球,而當前九號球又在一個很容易入袋的邊緣位置上,就是最低水平的,只要會規則就都能進球了,這樣要是都還進不了那才是真的說不過去。

    陳伊子笑著嘆氣,“剛剛那球我確實不該失誤,舒言姐非要這么覺得,我也確實解釋不清了。”

    旁邊孔元善早看不下去了,似笑非笑的,目光在兩人身上掃來掃去,“你兩個到底是誰在故意讓誰我不知道,連失誤都失誤得那么講究,但是前面都搶著說的是只會一點,原來這水平都只能叫會一點?那我是不是球桿都不配摸了?!”

    “真的沒有。”陳伊子笑著辯解。

    “真當我傻是不是,”孔元善瞪陳伊子,跟著又涼颼颼的看著姜舒言準備出的最后一桿,繼續說道,“舒言你這一桿要都能失誤我明天早上就讓人撤了這臺球室,我想看你們技術較量,結果你們給我看‘演技大賞’,厲害死你們兩個了!”

    姜舒言淺笑著沒接話,擺好母球位置,輕輕一桿,九球入袋。

    陳伊子連忙鼓掌,“舒言姐果然厲害!”

    “這球不進元善姐都要撤球室了,我還敢不進嗎?!”姜舒言笑著道,從球袋里將球撿出來,便擺形邊笑著問陳伊子,“再來一局?”

    陳伊子低頭看了下時間,笑著搖頭,“我就不了,下午有個品牌新店開業活動站臺,一會兒得先去試衣服呢!”

    聽到這話的姜舒言忽一下愣住了,轉頭看著孔元善道,“我日程表上好像也有個品牌新店開業的站臺活動,別就是今天的吧?還是說我們就是同一個?!”

    孔元善被她說得一愣,隨即一記刀子眼過去,連陳伊子都笑了。

    “舒言姐你應該是指ChristianDior安養市的新店開業,確實我們都會去,但時間不是今天是本周日,我下午的活動是單獨的。”

    “你別管她,愛記得不記得,反正人家是國際大牌請的明星又不止她一個,她不去人家也沒什么損失。”

    姜舒言只管抿著唇笑。

    “元善姐,沒什么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陳伊子道。

    孔元善點了頭,陳伊子與二人告別出去了。

    兩人慢慢悠悠的轉出臺球室,孔元善倒是說起了早上跟橙天那邊的經紀人和藝人們不算太正式的見面會,“我之前還說橙天那邊的藝人大概只有三分之一能夠勉強合格,今天這一見面,我發現橙天居然能經營到現在也是個奇跡。”

    姜舒言笑,“這有什么愁的,你是老板自然是你做主,不滿意的人篩掉不就是了!”

    “要你這么說其實我連張寶娜都不太想要!”孔元善道。

    “先不說個人感情上,就公正來評價吧!條件上沒什么可說的,不算頂優秀但也都還不錯,問題是她往上走最好的時機已經在橙天手里耽擱了,雖然也算是成名過一段時間的,但也才多久,還沒到最高處就已經在往下走了。而且像橙天這種沒有遠見的小經紀公司,旗下的藝人那行程表會安排成什么樣肯定是不用說,你別看著他們表面光鮮,其實濃妝下面蓋的都是大黑眼圈。”

    姜舒言一下樂了,“元善姐你這是什么新說法,什么叫人家濃妝下面都是黑眼圈,這都給你看出來了?!”

    “要不然你以為真的人人都愛大濃妝呢?”孔元善道,”我看了張寶娜的資料,就今年,她半年的工作量就能抵得上你一年的全部工作量你覺得呢?高強度工作是要付出代價的,尤其是身體上,她前幾年偶爾還有幾個化妝品代言,這兩年也沒有了,如果說一個明星自己都滿臉痘痘坑洼或者干燥起皮,她代言的化妝產品會有消費者愿意買嗎?怕是連自己粉絲都不太愿意。”

    “皮膚可以慢慢調養改善嘛!”

    “可以是可以,但是天然的和損傷復原的你覺得哪個更好?”孔元善反問道。

    姜舒言沒說話。

    “她還有個很重大的問題就是她的戲路,她是演青春校園劇一點點火起來的,校園女神那種角色,第一個角色還算成功,于是很快就有了第二個第三個,差不多都是一種類型,后來雖然稍微有點變化但基本也還是差別不大,但是同樣也因此,一個形象看多了觀眾也厭倦,但別的角色又不好拿,印象固定后你貿然去演別的觀眾又覺得出戲,這種情況是真的很難處理。”

    姜舒言點點頭,“我覺得這才是她還沒來得及大紅就已經呈現下滑的真正原因。”

    “還有就是個人感情上,”孔元善接著說,“雖然我之前就已經看過她全部資料,今天正式見面應該算是第二印象,但一個是遲到,一個是后面我提三個條件的時候她有意針對你和伊子,反正這個印象不算太好就是了。”

    “那洪孝榮呢?”

    “洪孝榮啊,人還沒進公司就已經敢跟新老板還對著干了,確實是個人物!”孔元善笑著說道。

    “先讓他過來吧,畢竟我這邊也事情多著短時間安排不過來,所以至少張寶娜確實得先讓他繼續帶一段時間,后面的話,就等著他哪天待不下去了自己辭職吧!”

    

    http://www.urpgy.tw/yinghouhuilaile/1209943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rpgy.tw。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开元棋牌下载 华人彩能赚钱吗 棋牌显示是什么牌的 羽毛球场地 足彩比分直播500万 河南快3 91y游戏厅千炮捕鱼 北京快三官网 12269期体彩20选5 516棋牌游戏app 爱彩乐陕西十一选五